話說,笠間燒是什麼?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夠了。

 

哈囉!大家好,今天我們來聊聊日本的笠間燒(かさまやき)

笠間燒」是在日本關東地方東北部茨城縣笠間市(かさまし)製作的陶器。說到笠間這個地方,應該不少人是第一次聽到,除非是經常在跑日本深度旅行的朋友,不然絕對也不會知道,日本三大稻荷神社的其中之一,便是座落在笠間。

嗯,你如果看到「日本三大稻荷神社」後,還是一頭霧水、一點概念也沒有的話……沒關係,表示你還挺正常的!因為在寫這一篇文章以前,我也不知道三大稻荷神社是哪三個、各自在哪邊(笑)〜

所以在這邊我想表達的是,其實要是拿掉什麼三大稻荷神社的光環後,笠間真.的.是一個日本的鄉下地方。除了神社控或是喜愛參拜的人以外,大概就不大會有人知道這個地方,更不用說會特別去笠間走走晃晃了。但是這個人口7萬多人的小城鎮,卻靠著笠間燒在日本全國打開了知名度,獲得了和它人口規模不成正比的觀光人潮(一年參訪的人數可以達到40—50萬人,而且每年還在增加中)。

究竟,笠間燒是怎麼誕生的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喔,對了!稍微提一下三大稻荷神社的話題,這3座神社裡頭最著名的,就是位在京都的伏見稻荷大社(全日本稻荷神社的總本社),神社境內的「千本鳥居」大概是許多人對稻荷神社的第一印象吧〜

 

笠間燒的故事

如果對我們之前介紹益子燒(ましこやき)的文章還有印象的話,應該對笠間燒這個名字不至於太過陌生(還沒看過的朋友,也可以點開下面連結看一下唷):

話說,益子燒是什麼?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夠了。

 

不同於位於關西地方、日本傳統三大名陶(有田燒、美濃燒、瀨戶燒)悠久的歷史,地處關東地方的笠間燒發展比較晚,大約在江戶時代中期(1770年代)才築窯生產。據說是由箱田村(現在的笠間市箱田)的久野半右衛門,從近江(就是現在的滋賀縣啦)信樂(沒錯!就是那個信樂燒的產地信樂)招募了陶工長右衛門過來「技術指導」後,於焉開展了笠間燒的歷史……

客觀環境上,笠間因為地理位置鄰近消費中心江戶(現在的東京),在龐大的市場需求吸引下,很快地笠間燒的製陶產業便成為地方財政的重要收入之一,沒過多久就被當地藩主牧野貞喜納入了藩的保護政策下,進行生產製造的獎勵以及推展。在接下來的200多年間,笠間燒漸漸發展成供應大江戶地區重要的日用陶器產地。

 

笠間燒豆知識

其實啊,在笠間燒開窯後的最初約90年間,大多是被稱做「箱田焼(はこだやき)」(還記得我們介紹過日本「產地名+燒」的命名原則嗎)。既然是在箱田生產的,當然叫箱田燒囉!

那麼「笠間燒」又是怎麼蹦出來的咧?

讓「笠間燒」廣為人知的推手,是由明治初年一個來自美濃的陶器商田中友三郎(たなか ともさぶろう),為了陶器行銷上的便利,統一將當時他經手、同是出產自笠間地方的箱田燒和宍戸焼(ししどやき),都叫做笠間燒(這點跟伊萬里燒的命名有異曲同工之妙),隨著田中將他的陶器銷售網漸次擴及日本各地,笠間燒之名也就在一來一往的買賣交易中,漸漸深入人心了。

 

笠間燒的特徵?就是沒有特徵

不幸的是,在日本社會進入20世紀後快速現代化的潮流中,笠間燒同樣面臨到跟益子燒相同的威脅:來自工業化生產下更輕、更便宜塑膠和金屬類製品的強力競爭。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塑膠製品的廣泛使用,使得笠間燒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在這樣的危機下,當地的政府和民間通力合作,攜手研究釉料和黏土,並積極培育和吸引陶器藝術家入駐,成功地讓笠間燒從日用粗陶器,華麗轉身為美觀實用的工藝品。也因為該地自由的創作氛圍,不拘泥任何造型及技法上的規範,讓笠間燒作家都能在作品上充分發揮個人特色和美學意識,成為笠間燒「沒有特色」的獨特魅力。

有別於益子燒幸運地獲得民藝運動巨匠濱田庄司(はまだ しょうじ、1894 – 1978年)的青睞和加持,更不用說後來濱田還起而行地、「用腳投票」直接遷居到益子定居,讓當時幾乎在死亡幽谷中徘徊的益子燒,像是吃了無敵星星一樣,如浴火鳳凰般躍上枝頭,成為炙手可熱的當紅炸子雞。

相較之下,笠間燒的掙扎奮鬥過程,就少了那麼一點「傳奇性」,靠的是當地製陶產業和官方攜手合作、穩紮穩打——所謂的「官民一体(かんみんいったい)」——在維繫重要地方產業的共同目標下,政府與民間通力合作,攜手研究釉料和黏土,1950年一起成立了以研究和培育製陶人材為目的的茨城縣窯業指導所。爾後,又陸續在1963—1972年間,制定許多吸引外來創作者的條例規範,積極培育和吸引陶器藝術家入駐,甚至還整建了專門供創作者居住的作家村(団地,だんち),讓移住的創作者們可以無後顧之憂地進行陶藝的交流和切磋。終於成功地讓笠間燒從日用粗陶器,華麗轉身為美觀實用的工藝品。

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措施都是圍繞著招徠外來者、引入新的創作能量的目標下構思的。

原因不難理解,笠間燒的從業人員和當地政府,很清楚地知道,雖然笠間燒在關東地方大可以完勝所有窯場,號稱「關東最古老的窯場」。但是,一旦放眼全日本,在關西地方那些上千年、上百年歷史的古窯面前,笠間燒大概只能算是還在孩童期,更別說製陶技術還是傳承自信樂燒,真的是遇到只有彎腰的份。所以比拚歷史和文化底蘊,對笠間燒是毫無勝算和亮點的。你多撐一年,那些老前輩們也多出一年歷史,完全沒有拉近差距的可能。

笠間燒根基淺薄的歷史看似是個大大的致命傷,不過反過來說,卻也意味著笠間燒並沒有太多「歷史」的包袱,大可以放開手腳進行更多的創新,以及擁抱新觀念所帶來的刺激。不拘泥於任何造型及技法上的規範,鼓勵創作者們都能在作品上充分發揮個人的特色和美學意識,繼而在現今多元化的時代中,另外開闢出一個新的陶藝天地。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那些老窯場的陶藝美學的。

而這就是笠間燒所悟出的生存之道,也是「笠間焼は特徴がないのが特徴(笠間燒的特徵就是沒有特徵)」的緣由。

當然,如果你沒忘記的話,笠間燒的好基友益子燒也得出了類似的答案「来る者は拒まず(來者不拒)」。說穿了,兩者都是積極地想要營造一個海納百川的創作環境。只是,它們的差別在於:益子燒開了濱田庄司的外掛,讓益子燒除了自由創作的賣點外,又多了個「日本民藝運動聖地」的桂冠可以加冕。

 

北大路魯山人的小屋

北大路魯山人(きたおおじ ろさんじん、1883—1959年),是活躍在日本大正和昭和年間的藝術家,大略和民藝運動發起者柳宗悦(やなぎ むねよし、1889年—1961年)同時期。雖然在這邊我暫且給他冠上「藝術家」的頭銜,不過精確地說,這位北大路桑涉獵的領域可多了——篆刻、繪畫、陶藝、書道、漆藝、料理、美食評論等,可以說是審美方面的通才——好吧,甚至可以說是天才也不為過

怎麼說呢?

北大路桑早年是以書畫以及篆刻聞名,陶藝這塊可是他40幾歲半路出家開拓的領域,結果他不僅僅是做出幾個陶器就交差算數(重點是還獲得極高的評價),還把陶藝跟美食結合,昇華了兩者的美學境界:

食器は料理のきものである。

食器是料理的衣裝。

一道美味料理的完成,新鮮的食材、料理人精湛的廚藝、和諧的味道搭配自不待言,盛裝料理的食器選擇,也深刻地影響了料理整體的呈現,猶如一件好看衣服之於人一樣。這其實就是所謂美的「五感體驗」,讓人全方位地浸淫在美的世界裡。

無巧不巧,這樣的一位藝術家北大路魯山人過世後,他晚年在北鐮倉的住居被售出,剛好這個時間點笠間當地的創作者社群,正在研議一個「芸術の村」的構想,基於北大路桑跟陶藝的經歷,如果能把他這棟別具風格的房子移進「芸術の村」,豈不相得益彰?

春風萬里莊
移築後的北大路魯山人故居「春風萬里荘(しゅんぷうばんりそう)」,現是笠間日動美術館的分館(圖片出處:和樂)。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從此以後,北有益子的濱田庄司、南有笠間的北大路魯山人,小小的笠間.益子地區可說是好不熱鬧〜

至於你說,笠間這邊把北大路魯山人的故居千里迢迢從北鐮倉請來坐鎮,到底有沒有跟益子燒互別苗頭的意味呢?

嘛〜目前我是沒看到相關的文字紀錄啦(是說這好像也不大會留紀錄下來吧……),不過倒是有一些關於北大路魯山人的蛛絲馬跡軼事,可以來當作茶餘飯後閒嗑牙的八卦聽聽。

北大路桑在世時,是出了名的奇人,傲岸、不遜、狷介等評價,經常是跟他如影隨形的,好一點的說法,也許可以用「卓犖不群」來形容,畢竟他真的是有兩把刷子的人物。嗯,然後通常這種天才型特質的人,又往往會伴隨著另一種特色,就是講話「毒舌」。

是的,前面有說到北大路魯山人跟柳宗悅是同時間活躍的藝術家,對於柳宗悅提倡的民藝運動,北大路桑看不順眼之餘,可是好好寫了篇文章「評論了一下」柳宗悅的民藝美學,至於對民藝運動的擁護者之一的濱田庄司,北大路桑會用什麼立場看待,就保留讓大家自由想像的空間囉〜

北大路魯山人
北大路魯山人照。你看看,是不是渾身散發黃金鬥氣,一副很想找人吵架的樣子?(圖片出處:Wiki)。

 

「笠益」共同體

嚴格說來,笠間燒和益子燒都是根源於日本另一頭的信樂燒。他們的傳承如果用圖解來說明,大概像是這樣:

信樂燒—>笠間燒—>益子燒

又因為笠間和益子在地理位置上非常接近,除去最初那位在笠間習得製陶的仁兄,把技術帶去益子的那一次外(沒錯,一切都是由他起得頭),往後的100多年間,兩地不可避免地會有頻繁的交流和商業上的競爭,加上同樣是做為供應近代江戶(東京)的民生日用需求,而成長起來的陶器產地。就像我們在之前益子燒的介紹裡提到過的,兩者有點「亦敵亦友」的關係,或者你也可以想成有種兄弟般的基情互動(是啦是啦,兄弟間難免會有些不愉快,但不也都一下就過去了)。

但大體說來,笠間燒和益子燒多是處於一個良性競爭的關係。

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後,也許是患難見真情吧(奇怪,明明沒有要走BL路線,怎麼感覺好像越走越接近了……)〜喔不,是團結就是力量,笠間燒和益子燒決定合體為「かさましこ(笠間和益子的日文組合)」共同連攜行銷曝光,希望整合兩地相近的歷史文化資源,凝聚起在這片自由土地上孕育的新生活潑朝氣,一起開拓觀光和產業的未來抗擊那些暮氣沉沉的關西老妖級窯場(熱血)

笠間益子位置圖
笠間和益子多近啊,從東京秋葉原出發,一個周末輕旅行就可以兩地全攻略了(圖片出處:茨城交通株式会社)。

 

咳,笠間燒跟益子燒之間的互動真的是很微妙,不是嗎?

 

笠間陶炎祭

笠間の陶炎祭(かさまのひまつり)最早在1982年開辦的時候,只是個由36位自由陶藝創作者發起的小型作品發表會,沒有什麼隆重的儀式和繁文縟節,活動中所有諸如攤位和舞台的架設、宣傳等,都是由參與的創作者們自行手工搞定,大概就是類似我們學生時代玩社團時辦活動的程度,那種「」、樂在其中的感覺,就是當時的發起者們想要傳遞的理念。

やろうと思ったことはなんでもやった!

就是做想做的事!

這種素樸的精神,就是陶炎祭的初心。

笠間陶炎祭
笠間の陶炎祭會場。你看看,這看板多有學生社團手作的fu啊〜(圖片出處:笠間の陶炎祭(ひまつり)公式サイト)。

 

而隨著時光的遞嬗,笠間陶炎祭已經從當時1天來訪者約200—300人的小型同好會,發展成可達到40—50萬人左右規模的大型慶典,除了是陶器愛好者一年一度的盛事外,也是茨城縣每年重要的觀光收入來源主題活動,這大概是當年的草創者們所始料未及的吧!

笠間陶炎祭固定會在每年的4月29日–5月5日舉辦,因為會跟日本的黃金周連休重疊(就是這樣才可以吸引人來觀光呀,嘿嘿),有興趣去現場看看的朋友可要有心理準備啊。

 

幾位有意思的笠間燒陶藝家

老樣子,介紹幾位有意思的笠間燒陶藝家。

 

飯沼耕市(いいぬま こういち)

飯沼耕市

 

飯沼算是笠間燒成名已久的陶藝家,他擅長將陶器結合各種不同的材料(比如玻璃),並施用金彩或銀彩來裝飾,甚至在作品中融入貫入的技法,使得飯沼的作品有著如星月夜般清朗的美,卻又不失俗麗。

 

辻中秀夫(つじなか ひでお)

辻中秀夫

 

辻中秀夫只做單純白色的陶器。

而辻中作品的白,不同於一般量產瓷器的死白,是一種帶有時間重量、溫潤的白。由「炭化燒成」這種技法燒出的白色,帶有米色和灰色調和而成的柔和感。

雖然器皿有著半霧面的質感,但觸手光滑、間或可以摸到氣孔及釉藥的斑痕。外表形制雖然簡單,但是卻可以感受到溫潤質樸的美。

 

岡真理子(おか まりこ)

岡真理子

 

岡真理子擅長使用少女般糖果的配色,來替作品進行彩繪。非常具有女性(少女)風格的色彩運用,讓人有種一掃陰鬱的陽光氛圍,卻又不會落入彩色大雜燴的染缸中,是岡真理子獨樹一格的特色。

 

砂山ちひろ(すなやま ちひろ)

砂山ちひろ

 

砂山ちひろ別出心裁地用柔軟如棉花糖般的造型設計,想要跳脫出陶瓷素材給創作者的傳統框架。砂山的作品通常都是白色的陶瓷,加上中心的一抹淡青色,軟綿綿造型的設計比較常見於她的花器作品。

 

Keicondo(けいこんどう)

Keicondo

 

Keicondo這個作家很特別,他是衣索比亞和日本的混血兒,父親是衣索比亞的陶藝家。

雖然Keicondo出生在日本,成長於笠間,但曾經參加日本青年海外協力隊在玻利維亞2年的生活經驗,使得他的作品特別有種粗曠原始的大地感,有別於其他日本作家的纖細雅致。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