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器知識

話說,益子燒是什麼?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夠了。

峠の釜めし
峠の釜めし

峠の釜めし:據說是日本最有人氣、販售超過一甲子的鐵路便當(駅弁,えきべん),跟益子燒(ましこやき)有什麼關係呢?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益子燒(ましこやき),雖然作為日本陶器產地的歷史還相當年輕(大概百來年左右),遠遠不及關西那些嚇死人的老妖級名窯,什麼有田燒、信樂燒一樣動輒有數百年的發展史,但是在現代日本陶藝界裡,被益子燒自由創作氛圍吸引而來,年輕又富有活力的創作者們,在這塊靜謐的土地上激盪出的火花,可是一點也不輸給那些百年老店哦〜

如果你已經厭倦了市售千篇一律的量產陶器,想要找找比較有個性或味道的手工陶器的話,一定要來認識一下益子燒的魅力。

 

益子燒的故事

益子燒」,按照之前我們介紹過「產地名+燒」的命名原則,顧名思義就是指在日本栃木縣東部芳賀郡益子町(ましこまち)所生產的陶器(是的,不是每個XX燒都像下面的萬古燒一樣有那麼曲折的身世……)。

話說,萬古燒是什麼?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夠了。

 

而益子町的陶土富含矽酸和鐵,因此較易成型、耐火性也非常良好,燒出來的陶器有種質樸豐滿的厚重感,但這正是益子燒手感厚實溫和的特色來源,也是許多人對它愛不釋手的主因之一。

在漫漫的日本歷史長河裡,益子町一直都是個大體平靜無波的小地方,如果不是江戶時代後期時發生的一個小事件,益子町這個地方應該會繼續名不經傳下去……

1853年,一個從鄰近的笠間(かさま)修習完製陶技術的匠人大塚啓三郎(おおつか けいざぶろう),在益子發現了優質的陶土,欣喜之餘,他決定在這塊處女地上開闢自己的窯場,一個當下看似不起眼的決定,卻無意間替益子開啟了截然不同的未來。誰也想不到在一百多年後,益子這個鄉下中的鄉下,會因為益子燒陶藝文化的發展,得以名揚海內外。

題外話,由於益子燒的製陶技術直接承繼自笠間燒(かさまやき),兩地相距又不遠,所以兩者間一直以來的關係,都有種亦敵亦友的意味:某種程度上有互相競爭的感覺,但長期來看,是走向一種良性的交流與互相提攜發展。

如果想看笠間燒的故事,可以看以下連結哦〜

話說,笠間燒是什麼?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夠了。

 

益子和笠間地理位置圖

益子和笠間離得很近,根本就在隔壁而已。

 

開窯後的益子燒,仍亦步亦趨地跟隨著前輩的腳步,大體並未跳出笠間燒專長的製陶領域,以民生日用品土瓶、鉢等,特別是廚房用的陶器為主,就近供應同在關東地區大江戶生活圈(也就是現在的東京)的庶民百姓。託東京這個不斷膨脹的關東第一大消費市場的福,益子燒很快地靠著日用陶器,在明治維新之後的新時代裡迎來了產業的榮景。

但是呢,隨著日本明治維新開國後急速的近代化、瓦斯使用日漸在民間普及,工業化大量生產下的金屬製鍋碗瓢盆,很快地開始分食了原有的市場份額,逼迫著益子燒必須在變小的市場大餅中,跟日本的製陶同行展開更為嚴酷的競爭。很不幸的是,在東京這塊市場中,京焼(きょうやき)等歷史悠久的關西系陶器名窯,已經搶佔了高價位的制高點 ; 唯一可以進入的中低價位市場,又得跟技術指導者笠間燒打對台,對益子燒這個後進者來說,先天在市場通路的掌握度上,就已經落後了笠間燒不少時間(沒辦法,人家就是比你早入行咩〜前輩不是叫假的)。

因此,攀過了曇花一現的高峰後,益子燒很快地在明治末期陷入了逐漸凋蔽的窘境,進入了產業的嚴冬。

1923年(大正12年),日本一場突如其來的關東大地震(関東大震災,かんとうだいしんさい),給了益子燒一次重新開始的機會。震後,東京都市圈內龐大的災後重建需求,讓正處於現代化浪潮與日本國內競爭者夾殺中差點滅頂的益子燒,獲得一個可貴的喘息空間。不過,危機並未真正解除,益子燒缺乏差異性(或者說是記憶點)的致命性問題仍然存在,如果不能直面地解決這個問題,這波「災難財」的景氣過去後,遲早還是會再重新陷入之前的泥淖裡……

接下來,益子燒發展史上的貴人登場了。

翌年,剛從英國倫敦舉辦完個展的陶藝巨匠濱田庄司(はまだ しょうじ、1894 – 1978年),出於嚮往益子町平靜的田園生活,同時也慧眼獨具地看到了益子燒在不起眼的外表下,內在與鄉土民藝連結的渾厚質樸生命力,這種未經過多雕琢並兼顧實用性的簡潔之美,正是當時日本風起雲湧的民藝運動所提倡「用之美(用の美)」的靈魂。

濱田庄司

濱田庄司(はまだ しょうじ):重新賦予益子燒新的生命,並把益子燒帶到世人眼中的一代陶藝巨匠(圖片出處:公益財団法人 濱田庄司記念益子参考館)。

 

濱田庄司移居到益子町作陶的決定,如同他日後回顧自己的生命歷程:

京都で道をみつけ、英国で始まり、沖縄で学び、益子で育った。

在京都找到自己人生的志業,在英國初試啼聲,而後在沖繩學習,最後在益子茁壯,並達到創作生涯的巔峰。

同時,也徹底翻轉了益子燒的命運,讓益子燒成為日本民藝運動的重鎮,得以浴火重生。

戰後1955(昭和30)年,濱田以益子燒的陶藝創作,獲得了日本政府「民藝陶器(益子燒)」領域人間国宝的殊榮。益子燒的名氣與藝術價值也跟著水漲船高,從而確立往後益子燒在民藝運動影響下,發展「用之美」民藝陶器的走向。除了這種一榮俱榮的影響外,濱田的網羅海內外的民藝品(みんげいひん)收藏,以及英國著名陶藝家伯納德・里奇(Bernard Howell Leach、1887 – 1979年)的私人友誼與頻繁交流,在有形與無形的過程當中,都可以讓益子燒得以參考、吸收其他文化的藝術表現,融入日本的文化風格後,再轉化成為之後陶藝創作的養分。

另一方面,有別於其他深具歷史感的日本名窯,益子燒相對根淺的資歷,意味著本身在製陶傳統上沒有太多的框架包袱(嗯,畢竟一開始就是從笠間燒技術移植過來的……),自然也就不大會出現「過去沒有人這樣做……blabla」等政治正確的聲音,有助於自由開放、「來者不拒(来る者は拒まず)」創作氛圍的孕育,反過來成為了之後益子燒自身的一個優勢

總而言之,濱田庄司豐厚的文化遺產,加上益子當地不拘形式、充滿生命力的自由創作土壤,使得現代的益子燒成為了嚮往「用之美」陶藝家們心靈上的故鄉,也是少數幾個具有國際知名度的日本陶器產地。雖然益子是平靜恬淡的鄉下地方,但是卻也沒有離國際大都會東京太遠,接收世界其他地方的資訊,和不同國家的創作者交流也是相對方便,算是位處在一個「鬧中取靜」的地理位置。對於想「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陶藝家而言,真的是個不錯的創作天堂。

 

峠の釜めし

讓我們回過頭來談談鐵路便當吧!

雖說益子燒成功地轉型為民藝生活陶器,並發展成一個重要的陶藝創作天堂,走出了自己的特色。但對益子燒的產業界來說,卻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益子燒成為眾多日本陶瓷產地中獨特的存在,成功地做出了差異化 ; 憂的是,不同於只需養活自家老小的個人創作者,開設大型陶器燒窯廠的經營者,很難只靠相對少量、偏藝術品的民藝陶器來維持,長期下來還是會讓產業無法穩定經營的窘境。

無獨有偶,也許是拜濱田所帶來的名氣所賜,1957年(昭和32年)益子燒當地最大的窯廠塚本窯(つかもと),獲得了當時大受好評「峠の釜めし」鐵路便當的指定訂單,隨著該款便當的銷售量年年攀升,創業60多年來已經賣破1億個以上,等於讓益子燒的大型窯廠吃了大補丸,訂單量甚至大到塚本窯自身吃不下,轉而讓其他20家較小的窯廠一同生產交貨,讓益子燒業界在有穩定訂單量的基礎上,可以有餘力持續支持及深化民藝生活陶器的製作。

簡單來說,就是務實地先填飽肚子(打底的鐵路便當訂單),然後在這個基礎上,投入資源發展產業的未來性(民藝陶器)。

話說回來,「峠の釜めし」這東西到底是在紅什麼呢?

它推出之時,最大的一個賣點就是打破了鐵路便當一定得是裝在木片盒或紙板盒的常識,「峠の釜めし」直接就是給你一個誠意滿點1人份貨真價實的砂鍋(土鍋,どなべ),價格是親民的1,000円(未稅)日幣!!到現在依然是日本唯一提供砂鍋的鐵路便當,夠狂吧〜

而且吃完便當後,你可以帶著它回家煮飯燉湯都OK(只是鍋子真的不大就是了……),這砂鍋是可以重複使用的,重點是它還是當時討論度正夯的益.子.燒!!

「峠の釜めし」是否美味暫時不去討論(老實說,在日本我還沒吃過難吃的鐵路便當),以行銷的角度來看,真的是很具有話題性的商品,不是嗎?

 

益子陶器市

益子陶器市從1966年(昭和41年)開辦至今,已經超過100屆,算是海內外陶藝界每年定番的盛事了。陶器市循例會在日本春季4月的黃金週,以及秋季11月3日的前後舉辦。春秋兩季大概可以吸引海內外60多萬人到訪。

除了大約50間的實體販售店以外,現場還會搭設大約500多座臨時帳棚及攤位,由陶藝家各自直接販售和益子燒相關的杯子、器皿等生活陶器與美術品。同時也會販賣當地的農特產品,為益子的形象做整體的曝光。

你可以在每座帳篷或攤位上,當場和新進的創作者或陶藝家好好地進行對談和交流,也許會讓你對手上的陶器更有一番親切的認識唷〜

今年(2020年)春季的益子陶器市時程已經出來囉,如果有規劃去日本的朋友也許可以抽空去晃一下,相信一定會有不少收穫的!

2020年春季益子陶器市

 

幾位有意思的益子燒陶藝家

老樣子,介紹幾位相當有特色的益子燒陶藝家,其中有幾個是我們日日靜好有收的,有興趣的可以往下看看。

 

伊藤丈浩(いとう たけひろ)

伊藤丈浩21歲時就開始了他的陶藝之路,在遍訪了美國以及日本各地的陶藝家及窯場後,遷居到益子開始獨立創作。

伊藤主要繼承了17〜18世紀盛行於英國的泥釉技法(Slipware,スリップウェア)來進行創作,希望可以為質樸的益子燒演繹出新表情與可能性。泥釉技法的特色是在器物的表面上,用和成泥狀的化妝土描繪或澆淋出花紋圖樣,隨著添入泥中微量金屬元素的不同,也會燒製出黃、黑、白等不同的釉色變化。

以深棕色為底的伊藤作品,襯著奶油色的泥釉裝飾,佐以手感厚實的益子燒陶器,真是像極了一塊塊可口的巧克力蛋糕,或是像上頭覆有拉花的拿鐵咖啡。

伊藤丈浩

 

高坂千春(たかさか ちはる)

在年輕女性間擁有極高人氣的陶藝家。

淡雅的手繪風格,很容易可以讓人透過她的作品感受到纖細柔軟的女性特質,也帶給使用者平靜安詳的感覺。

高坂千春

 

坂下花子(さかした はなこ)

坂下是少數幾個運用練込(練り込み,ねりこみ)技法的益子燒陶藝家。她的作品通常以簡單的幾何線條,搭配素雅和諧的色彩,來賦予厚實質樸的益子燒一種平衡的現代感。

練込技法是將不同顏色的陶土,在保有各自原來的顏色下,互相揉合(練込)在一起,然後運用摺疊、盤捲等方式,製作出想要的花紋圖樣,最後拉坯或模壓成型後完成作品。所有你在練込陶器外側上可以看到的花紋圖樣,都可以在陶瓷內側的相對位置,找到完全一樣的。

簡單地說,練込的圖案是跟整個坯體「一體成型」,而不像其他常見的裝飾方法,是另外再把圖案「畫」上去的。

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看看之前的介紹:

https://lapeacefulday.com/%e6%97%a5%e6%9c%ac%e9%99%b6%e8%97%9d%e7%9a%84%e7%b7%b4%e3%82%8a%e8%be%bc%e3%81%bf%e3%80%81%e7%b7%b4%e3%82%8a%e4%b8%8a%e3%81%92-%ef%bc%88%e7%b5%9e%e8%83%8e%ef%bc%89%e6%98%af%e4%bb%80%e9%ba%bc%e6%8a%80/

 

坂下花子

 

千田義昭(せんだ よしあき)

千田也是專擅練込(練り込み,ねりこみ)技法的益子燒陶藝家。

雖然是男性創作者,但作品經常以不同氛圍的櫻吹雪(桜吹雪,さくらふぶき)為主題。而千田細緻到花蕊的練込做工,在製作成杯具後,讓原本較厚重的益子燒,一瞬間也變得細膩優雅了起來。

千田義昭

 

樋口早苗(ひぐち さなえ)

樋口作品鮮豔、柔和又帶點可愛的手繪風格,即便使用了俏皮的色調,卻不會有甜得過分的黏膩感,擺在任何地方都是可以讓人眼光為之一亮的美好存在。

樋口早苗

 

蓮見かおり(はすみ かおり)

簡單使用濃淡不一的淡水色和焦糖色來勾勒陶器的表情。淡淡的水釉色猶如暈染開來的水墨,為質樸厚重的益子燒妝點上了一抹清新淡雅的魅力,盤緣杯底的焦糖色澤適度地發揮平衡的視覺效果,不讓水釉色太過輕舞飛揚,整體給人柔軟平靜的安心感。

蓮見かおり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