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器知識

自學成材的陶藝家——岳中爽果

(圖片出處:岳中爽果)。

 

第一眼看到岳中爽果(たけなか さやか)作品的人,很難不同意她細膩的淺浮雕混合象嵌(ぞうがん,陶藝技法的一種)裝飾風格,真的是非常讓人印象深刻。

她的裝飾看起來雖然很有西洋古典風格的感覺,但卻又可以感受到日系溫潤可愛的調調。

岳中爽果非常喜歡運用花鳥植物,還有像是熊啦、兔子、豬豬等動物,來作為她創作的主題。其中花卉或植物的莖蔓籐葉,會在器物的表面互相捲曲纏繞地蔓延開來,具體而微地展現她細膩的雕工,動物們則在其間悠然地出沒,帶著溫暖的趣味,整體不會給人過於呆版或是制式化的感覺。

象嵌技法精雕細琢的瞬間(圖片出處:岳中爽果)。

 

(圖片出處:岳中爽果)。

 

岳中爽果的母親是個自由工作者,專業是服裝業的打版師。因此打從小的時候開始,她就跟在母親的屁股後面,在形形色色的布料和色樣中打滾,久而久之,她也開始忍不住自己動手玩起拼布,試著去描摹花鳥動物以及各種植物的紋樣,尤其是帶有點異國情調的花草紋樣,特別是岳中爽果的心頭好。

同時在這樣的成長過程中,她慢慢地發現自己非常耐得住長時間、全神投入在精工細作的手工藝裡,換作是一般的小孩,可能早就坐不住或想丟掉工具跑去外頭玩,但岳中爽果卻可以樂此不疲。

正因為岳中爽果喜歡這種親自動手,然後看到作品逐步在自己手中漸漸完成的感覺,大學時她選擇了武藏野美術大學(略稱:武藏美,日本三大美術大學之一)短期大學部,這種需要捲起袖子、動手動腳實作的學校就讀。武藏美求學的階段,開啟了她對陶藝的認識,雖然只是學到了一些基礎的知識,但是陶藝這種「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非常需要自我持續不斷探索表現方式和磨練技術的藝術,卻很對她的脾胃。從此之後,岳中爽果找到了她生命中想一直持續下去的東西。

當時的日本,若是有心想要繼續往陶藝之路邁進的人,通常都會找個著名的窯元或是到成名的作家門下拜師學藝,又或者是進入專門的窯業訓練學校(比如位於岐阜縣美濃燒大本營的「陶磁器意匠研究所」就非常有名)進修,這是普遍被認知的正途。

但是,武藏美短大畢業後,岳中爽果因緣際會下卻跑去橫濱的某間陶藝教室當起了講師,在沒有任何「名門正派」的薰陶下,自己利用課餘時間借用教室的設備,獨自地進行各種嘗試及創作。這個不起眼的小小分歧,反而讓她意外地走上了跟大多數人不一樣的道路。雖然這條路上可能少了窯元師門的支持,或者是來自正規學校內學長學姊的提攜,卻也相當程度上,意味著沒有了這些人際關係所帶來的框架及限制,讓她在創作上比較沒有包袱,更能夠盡情地展現自己創作的風格。

另一個層面上,也意味著岳中爽果有更多的自由,可以繞進路邊彎彎曲曲的小徑,看看盡頭的風景,從而跟陶藝激盪出不同的火花。

曾有一段時期,岳中爽果著迷於使用於日本傳統繪畫的岩絵具(いわえのぐ,別被漢字騙了,這是從礦石研磨出來的顏料),興沖沖地以快30歲高齡已畢業的短大生身分,中途插班進入了多摩美術大學專攻日本畫。在世俗的眼光看來,可能會覺得她不是那麼地有定性,之前不是說好陶藝是妳的生命嗎?怎麼一轉頭又跑去日本畫的懷抱裡咧?這是哪招!?

岩絵具雖然在日本使用的歷史久遠,但卻是色譜非常豐富的顏料,隨著研磨粗細的不同——比方說拿藍色當例子,岩絵具就可以細膩地調出由深到淺,各種不同色調的藍。鑽研岩絵具的經歷,深刻地打磨了岳中爽果的色彩感,刺激了她在製作和風食器或洋風食器時,除了單純從器物的外觀型制切入外,色彩與工藝的搭配協調,也納入了她的美學範疇。

像許多人一樣,學生時期的岳中爽果也有不少打工經歷。

不過,由於她本身是個吃貨,非常喜愛餐飲的空間以及其中與人互動的氛圍,所以她的打工經歷多數跟餐飲有關(是有沒有這麼愛吃啊XD)。好巧不巧,某個打工的咖啡廳老闆,平常就蠻支持年輕的工藝作家,本身也有在經營藝廊骨董店,拿了當時默默無名的岳中爽果作品在店內陳列,這才開啟了她成名的契機。

(圖片出處:岳中爽果)。

 

(圖片出處:岳中爽果)。

 

(圖片出處:岳中爽果)。

 

(圖片出處:岳中爽果)。

 

(圖片出處:岳中爽果)。

 

今天的內容還喜歡嗎?如果你有想要知道的主題或日本工藝,歡迎留言或來信給我喔〜

 

 

 

你也許會喜歡

無留言

發表留言